淮安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投稿邮箱:news@cdbLp.cn
淮安新闻网—主流媒体 淮安门户
正在加载数据...
当前位置:淮安新闻网—主流媒体 淮安门户> 文化>正文内容
  • 影视公司高管尴尬离职背后 行业加速洗牌转型
  • 2020年05月13日来源:中国网

提要: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电影行业停摆,相关公司如何应对?高层管理人士的频繁变动,预示调整正在加速。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电影行业停摆,相关公司如何应对?高层管理人士的频繁变动,预示调整正在加速。

4月底,时任华谊兄弟董事、副总经理叶宁提出辞呈,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同时辞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的相应职务,仅保留华影天下(天津)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影天下”)董事长一职;几乎同一时间,入职复星8个月的张昭主动辞去复星集团副总裁、复星影视集团CEO、复逸文化CEO的职位。

两位职业经理人相继辞职,在业内引发不小波澜。

2002年加入万达集团的叶宁,是得到王健林认可并表扬的少数经理人之一,他在万达任职期间,分管院线、影视、发行三块业务,策划、出品及发行了多部影视作品,仅2015年就有《煎饼侠》《夏洛特烦恼》等高票房影片,以及票房揽收16.8亿元的《鬼吹灯之寻龙诀》。而历经光线影业到乐视影业两次组建,张昭令后者在短时间内跻身中国“五大”电影公司之列。

职业经理人对企业与市场的影响不言而喻,对处于调整期的影视行业更是如此。疫情的冲击,让传统影视企业与新媒体入局者之间的博弈加剧。

记者了解到,叶宁和张昭辞职后,诸多影视传媒与集团已向他们抛出绣球,但两人的最新动向尚未公布。他们若加入BAT或短视频平台,则意味着经历了高速发展期的电影业将真正进入洗牌期。

职业经理人的尴尬

4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多起公告:发布2019年年报全文,向9家公司定增近23亿元,公司副总经理、董事叶宁辞任。

其中备受关注的定增方案提到,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3741004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发行对象均为王中军的“老朋友”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等九家公司,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

这次融资对于困境中的华谊兄弟而言是重磅好消息,毕竟其2019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6亿元。

华谊兄弟完成自救后,叶宁为何还要离开?

事实上,随着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中磊回归掌管华谊兄弟电影业务,华谊兄弟再次回到家族企业式管理模式。

2016年,为挽救电影板块,王中磊让出掌舵人之位,叶宁受邀加入,担任华谊兄弟影业CEO,同时成为华谊兄弟集团的副总裁、董事。

作为老牌影视公司,华谊兄弟多年管理传统并没有发生变化,即便是在上市后,王氏兄弟一直担任董事长和总裁的要职,而相关业务也鲜见放权给外部职业经理人,叶宁的空降,算是一大突破。

对于叶宁上任,华谊官方曾表示,进入2016年,华谊兄弟在管理层任用调整方面一直动作不断,全面强化管理、引入高端人才的意图十分清晰。向叶宁抛出绣球被视为其人才战略的一个开端。

但这个开端并不顺利。2016年,华谊兄弟“去电影化”危机初现,这一年年度营收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随着叶宁的加入,2017年的电影板块表现回升,累计实现国内票房约51亿元,较2016年同期相比上升28.04%。但2018年,电影板块再度出现业绩下滑。重压之下,2019年,王中军重掌一线,但电影业务还是跌入谷底。

“电影毫无疑问是华谊兄弟安身立命之本,战略与团队上的失误只是导致华谊兄弟主营业务板块亏损的直接原因,但究其根本,问题应该远不止这些。”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德良认为,对于任何企业而言,家族企业与现代职业经理人之间如何平衡,本身就是一大难题。

与叶宁略有不同,资历更深的张昭一直顺应着时代。

离开光线传媒时,张昭想做以互联网平台为支撑的电影投资发行公司,恰好当时贾跃亭提出了互联网+的概念,一拍即合,于是张昭离开光线,加盟乐视,创立乐视影业。2012年乐视影业出品并发行6部影片,市场份额列五大民营公司第四位。随着乐视债务危机爆发,与乐视影业一同度过最艰难时刻的张昭还是离开了,之后他加盟复星,成为校友郭广昌麾下一员。

争夺话语权

张昭再次离开,选择成为“产业的推动者”,叶宁的离开也是职业生涯的另一次升级,他们的新角色会是什么样?

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会议分析了疫情对电影行业带来的巨大冲击和深刻影响:从短期看,直接经济损失巨大;从中长期看,经济下行压力等多种因素叠加,将对电影产业格局、生产方式、经营理念带来深刻调整,产生全方位、持续性的深刻影响,也是倒逼电影产业改革升级。

“疫情之下的改变将是加速的。”移动电影院CEO高群耀认为,疫情让线上电影院的想象空间加大,如果线上电影院成为线下院线的有力补充,势必倒逼内容生产、版权销售模式等全产业链的真正工业化模式构建。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最具有话语权的就是播放平台。

目前,有分账模式的BAT视频平台、试图找到线上线下窗口期融合的移动电影院,以及需要IP内容升级的短视频平台,都成为线上电影院的入局者与探索者。

布局全产业链的传统影视传媒公司,是否会加入这场话语权战局?这也基本决定叶宁与张昭的动向。

“暂时休息一段时间。”辞职消息公布后,多位朋友寒暄问候,叶宁均如此表示。

有影视圈人士预测,能够支撑起两位职业经理人雄心的平台不过两种,一是老牌影视传媒公司,像博纳影业、光线影业等业绩表现不错,又有野心的上市公司;二是BAT平台与需要内容转型的短视频平台,它们也需要对电影全产业链熟悉的实战型人才。



责任编辑:玉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