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投稿邮箱:news@cdbLp.cn
淮安新闻网—主流媒体 淮安门户
正在加载数据...
当前位置:淮安新闻网—主流媒体 淮安门户> 教育> 教育资讯>正文内容
  • “停课不停学” 在线教育迎井喷
  • 2020年02月19日来源:南方日报

提要:疫情防控期间,各类聚集性线下教学活动被“叫停”,取而代之的是以网络研修、线上辅导和在线视频对讲等形式出现的“线上教学”模式。目前,广州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高中课程,以及小学、初中等相关课程已分别于2月10日、17日开通。

“升国旗,奏国歌!”2月17日早上8点,广州市海珠区宝玉直实验小学三年级学生小雪身着校服,在屏幕前立正站好,敬队礼,准备开启“云开学”的第一天。

2月17日是广东省中小学原定开学的时间。不过,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校方的计划。为保障师生安全,省教育局于日前明确了“全省各级各类学校2月底前不开学”的要求,同时也提出了“停课不停学”的相应对策,“云课堂”正是其中之一。

“替补”上场

千万学员涌入直播课堂

疫情防控期间,各类聚集性线下教学活动被“叫停”,取而代之的是以网络研修、线上辅导和在线视频对讲等形式出现的“线上教学”模式。目前,广州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高中课程,以及小学、初中等相关课程已分别于2月10日、17日开通。

“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马不停蹄地进行平台技术维护、教师培训等工作。”腾讯教育副总裁陈书俊告诉记者,10日原本是广东等部分省市普通高中开学的日子。为落实“停课不停学”,当天有数千所学校、教育机构借助腾讯课堂开课。为确保平台稳定运行,他和团队的工作人员9日晚几乎彻夜未眠。到了10日上午,尽管已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被迅速涌入平台的师生人数吓了一跳。“仅一个早上参与线上教学的师生人数,就达到了9日全天的三到四倍。”

据另一在线学习平台的客服小莫透露,仅仅在10日早上8点到9点一个小时内,全国就有超过500万名学生接入平台“云课堂”。“真是史无前例的,我们从早上一睁眼到现在,一直不停地在为省内各高校教师们答疑。”除此之外,也有不少学校及教育机构,鼓励学生通过新东方在线、网易有道、VIPKID、学而思、跟谁学等在线教育平台进行网上学习。

“今年春节期间,使用腾讯课堂进行在线学习的师生人数,相比去年整体增长了近128倍。”陈书俊表示。记者发现,自1月底全国落实“停课不停学”以来,“在线教育”热度居高不下。据统计,仅2月10日一天,在腾讯课堂、学而思网校、猿辅导APP平台参与“线上学习”的就超过2亿人。日前,“当老师适应了主播”、“上网课的第一天”等相关话题先后登上微博热搜榜,引发了将近4亿人的关注,有超30万名网友参与了话题讨论。

“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灾难,但疫情的暴发,却给在线教育带来一个意外的发展契机。”广州市社会科学院产业所副研究员陈峰认为,疫情之下,一场围绕在线教育的,全社会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宏大实验已经开启,“在线教育已经步入发展的快车道。”

政策东风

千亿在线教育迎获客高峰

事实上,作为互联网技术及传统教育模式充分融合的产物,“在线教育”首波“井喷式”的发展浪潮在2012年左右就已经到来。近十年间,随着在线教育逐渐走向成熟,行业增速也由快转稳,到2018年该领域市场规模约达3000亿元,相比2012年足足翻了四倍。

不过,到2019年,在线教育行业却意外地迎来了“资本寒冬”。据黑板洞察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教育行业仅发生了332期融资事件,同比降幅迫近50%。受此影响,全国有约1.2万家教育公司被迫关停,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甚至直言:“估计80%的教育公司都活不下去。”

对此,陈峰认为,“获客成本过高导致的收支不均,是在线教育企业一直以来的痛点。”据了解,近年来在线教育企业上演“百团大战”,为了吸引学员,各平台在营销投放上不断加码。仅在2019年暑期,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等支出的广告费用就超过20亿元,部分企业2019年在销售及市场营销方面投入的金额占全年总支出的60%以上。受此影响,线上教育企业的平均获客成本一度突破千元,最高的可达近5000元。“亏损与业务规模同步扩大,长此以往企业很容易被拖垮。”

不过,到2020年初,乘“停课不停学”之风,以好未来、新东方等为代表的在线教育企业“意外”迎来了获客高峰期,数以千万计的学员涌入“云课堂”进行线上学习。用户暴涨和政策红利,让在线教育企业股价屡创新高:新东方在线股价从2月3日开盘的28港元/股,到2月7日收盘涨至37.35港元/股,涨幅超33%;跟谁学股价从2月3日开盘的33.02美元/股,到2月7日收盘涨至39.24美元/股。

受疫情影响,不少用户第一次与面向中小学生的K12课程,乃至面向企业用户的培训课程等有了“亲密接触”。“人们对在线教育的印象有所改观,能够进一步认识到它的价值,这对于整体行业的普及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负责人许爱军指出。

“大考”在即

下一波机遇或在5G

疫情为在众多线教育企业提供了快速“起飞”的机会。不过,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它要面临的真正挑战要到疫情之后才会到来。

“当前,武汉肺炎疫情防控需要,导致大中小学师生推迟到校,学校开展远程教学的确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应急举措。”华南师范大学未来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焦建利教授表示,疫情之后,师生们将会第一时间重返校园回归线下课堂。届时,眼下“轰轰烈烈”的线上教学可能会迎来一次“快速退潮”,“平台能不能继续留住用户,仍是未知数。”

据粗略统计,目前市面上运作的在线学习平台或接口已有超过30个。他们之中,有的在在线教育领域早有布局,有的则刚刚从传统线下教育机构、短视频平台或办公服务类企业等艰难转型。“一方面,我认为新玩家的加入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是一则利好消息;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认识到,行业的发展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寡头现象在各行各业都存在。”

另一个挑战在于“盈利”。疫情期间,绝大多数线上学习平台选择免费向公众开放。不过,一旦疫情结束,重返“收费”模式的平台能否继续吸纳用户,提升“续费率”仍未可知。对此,广东省新南方职业培训学院技术总监李建军指出,“在线教育的关键,仍在于‘教育’二字。能否用优质的教学内容,良好的使用体验将用户留住,是各大平台必将面临的挑战。如果无法解决,最终被淘汰的几率仍然很大。”他认为,只有拥有更具“成色”精品课程的线上学习平台才能最终在“大考”中获胜。

“不管怎么说,在线教育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陈峰认为线上、线下课堂是相互补充的关系。未来随着5G、AR/VR、人工智能技术的深入应用,“网课”将能够弥补在互动性体验等方面的短板,从而在师生心目中获得越来越强的存在感。

对此,声网联合创始人陶思明、北京新东方优能中学部总监CEO朱宇也深以为然。“3G、4G时代,带宽限制了在线教育的进一步发展”,陶思明认为5G的大带宽特性能够为在线教育场景设计、教研内容等方面创造更多可能性。未来随着VR/AR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教学时将不再仅是看2D的图像,而是会有3D的身临其境的感觉。”朱宇说。

“2003年淘宝和京东在非典疫情背景下崛起,未来在线教育的头部公司的表现值得期待。”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超2.32亿,较2018年底增长3122万,占网民整体的27.2%。艾媒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将超过2.96亿,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在线的教育风口已经到来。”陈峰指出。



责任编辑:杜庄能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